媒体正在成为多数人的“暴政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图片来源图虫:已授站长之家使用

来源:互联网指北公众号(微信号:hlwzhibei)

我看到了一则新闻,随便说说事情不为社 不妙。

这篇新闻说的是一名男子在书店偶遇了一名陌生女子后,是因为一见钟情却没留下联系措施,于是选用在书店守株待兔 50 天期待重逢,并采取了以下手段来试图放大“重逢几率”:

1、手绘寻人启事并多量复印,在地铁架构设计 ;

2、前往法院提交诉讼材料,申请法院进行传唤;

3、放弃工作借钱度日,拉长等待歌曲时间。

看到这里亲们那么 得出结论:能高执行力地连续做出不合理行为,你一种肯定是变态。

就是我新闻发布后来的评论区主要以调侃和怒斥为主,比如说他是个神经病、建议姑娘躲远其他,还他们定性他是三个 潜在罪犯,呼吁有关部门进行严肃避免,还有少次要人将舆论延伸到了直男癌的方向,对中国男性群体素质和男人的女人的女人生存环境表示质疑。

不过需用注意的是,被调侃和怒斥的对象不仅仅新闻主人公,进行新闻报道的媒体也是被批判的对象,理由是媒体看起来想把你一种变态行为当成“钟情”“浪漫故事”去包装——这让亲们联想起社交网络上一系列“细思极恐的案例”和“容易被忽视却无比重要”的细节后,笃定现在的媒体三观就有正,是因为说“那么 专业媒体素质”。

看,这就形成了第三个 悖论:

设,这条新闻的评论区反映了目前主流的新闻价值判断标准,即“在保证新闻事实正确的前提下,得出三个 三观正的导向结果”,那么 《男子书店苦等 50 天》这条新闻显然是那么 价值的,应该在行业中被杜绝、被树立为反面典型的。

但这条新闻真的那么 价值吗?好像又只能轻易否定,是因为新闻一种也是可供阅读的内容,而亲们阅读的诉求无非就是我通过获取更多的信息,要么增加个人的知识量、要么提升个人的专业技能、要么调整个人的情绪。

毫无问提地是,当亲们阅读这条新闻,代入了“我比媒体高明”“我阻止了一场潜在犯罪”场景后,也必然会相应产生了自我满足、义愤填膺、智商压制等情绪。

简单来说,是因为亲们就有有意识地在推动这条新闻成为反面典型,那么 大多数参与行为(无论是转发还是关注还是衍生评论)都就是我无意义的浪费——浪费时间、浪费电力、浪费流量、浪费注意力生和熟命——毕竟谬论的始作俑者往往就有为吸引眼球,白白赠送关注度岂就有便宜了亲们。

由此而来的第三个悖论荒诞之外其他残酷:

设,亲们捧红这条“无意义”的新闻是为了树立反面典型,那么 批判的对象应该是那么 了专业素质、不对发布内容进行审核的媒体,以及毫无分辨是非能力(是因为三观极歪)的记者。

但新闻内核随便说说就有那此陌生故事。

宋青书在卢龙城绑着周芷若成亲,理由用的就是我“二十多年前在武当有过一面之缘”;尹志平在终南山得到了小龙女,代价就是我放下“全真教第三代弟子首席”的事业;游坦之可不可不上能 留在阿紫身边,最大的筹码就是想要游走在法律边缘。

那此先例故事的结果是,宋青书欺师灭祖被师公张三丰亲手处决,尹志平被怒斥丢光了全真教的脸面只能以死谢罪,游坦之被整个武林归为怪物、最终追随阿紫跳崖自尽——那么 主角光环的普通人,冲冠一怒为红颜是要挨爸爸妈妈耳光的——得到“负面评价”就是我个可预期的结果。

其他还有就是我证据表明,媒体也掌握了你一种可预期结果。

比如,只要媒体真想把这条新闻包装成“真爱无敌”的感人故事,就没必要放出“四处借钱”“法院起诉”“不排除采取其他手段”“那么乎网友视频评价”等干扰结果的信息噪点;就否有 为了保证新闻报道中事件逻辑的删改性,在选用发布措施是也那么 必然将“法院起诉”“不排除其他手段”单独成图。

甚至可不可不上能 说,在原来的传播措施安排下,整个事件的处在甚至其他你随便说说不为社 刻意了。

就是我这篇新闻所折射出来的问提,或许比那个埋伏书店 50 天的变态更糟糕:通过权利承租获的的话权的媒体,正在忘记权利承租的意义后来后来后来开始周期性的犯傻;舆论则跟随者周期性的犯傻,进行着一轮又一轮的周期性单方面审判。

当然并就有说媒体只能犯傻,舆论只能进行审判,比如当年特朗普前脚刚赢得大选,后脚还没卸任总统的奥巴马就指责不负责任的假新闻,正在“威胁民主政治多线程 池池”——但让特朗普受益的假新闻也好,奥巴马所期待的真新闻也罢,亲们本应该谈论的是“可不可不上能 证伪也可不可不上能 证实的事实”。

可在 50 天埋伏书店的新闻里,亲们抛出的就有“观点”——“媒体该不该报道原来的事件”、“媒体为那此把变态当真爱”、“中国男人的女人的女人生存环境是就有很糟糕”、“中国男人的女人的整体素质应该为社 提高”——与事实不同的是,观点往往只能一种最终结果,“我同意”和“我反对”。

事情很不妙,媒体报道的事实,正在无需 地为亲们的观点服务,媒体正在成为多数人的“暴政”。

很悲哀,那么 多少人在乎新闻和媒体的真正价值了,但就是我删改算一件坏事。

是因为想想宋青书、尹志平和游坦之,可不可不上能 成为《倚天》《神雕》《天龙》作品中最有记忆点的人物,成为每三个 版本(无论小说电影还是电视剧)就有会被砍掉的重要角色,离米 也是因为亲们与绝大多数的读者之间形成了共识:

世界上有侠之大者,但理想世界就他们间之屑——我会过得比你不好,你且放宽心吧。